设 为 首 页  收 藏 本 站  
首  页 党务公开 政务公开 政策法规 网上办事 文物动态 文物景点 名人风采 网上博物馆
周文雍
点击数:450次 更新时间:2017-8-8 10:06:25


     周文雍,乳名光宏,开平县百合下洞凤凰里人。1905年8月生于一个贫穷塾师的家庭。周文雍是广州工人运动优秀领袖之一,曾任中共广东省委委员、中共广州市委委员,是广州起义的主要领导人之一。

      7岁时,他跟父亲到私塾读书。辛亥革命后,横石乡办起一所新式小学,便进入横石小学读书。两年时间,他读完初小四年的课程。升入了高小。由于家庭生活困难。无力供他继续上学。读了一学期便停学到茅冈圩一间小杂货店做"伙头仔"。以弥补家庭收入的不足。停学一学期后,他向学校请求复学。学校同意他的要求,让他帮学校厨房做杂务。以便免收他的学费和解决他的吃饭、住宿问题。
      高小毕业后,周文雍跟随父亲到宝兴村教村学。他除搞好课堂教学外,还带学生开展文体活动,带头和动员男学生剪掉辫子,使偏僻的村学气象焕然一新。他关心的事,零用钱全部用在订报刊、买新书上,还教学生唱反帝爱国歌曲。
      "五四"运动后不久,周文雍离开家乡到广州考入广东省立第一甲种工业学校机械科读书,受到"五四"运动的革命思想影响,积极参加学生群众的革命活动。在此期间,他结识广州学生运动的领袖阮啸仙、刘尔崧、周其鉴等,在他们的影响下,思想觉悟提高很快。于1923年5月参加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,同年被选为该校学生会会长和团支部书记。1924年因领导全校师生反对学校反动当局组织"陆军团"和在刊物上发表文章揭露广州的由反动政客操纵的选举市长活动。触怒了顽固派的"甲工"校长肖冠英,便在这年暑假贴出告示,以"参加社会活动过多,旷课严重","无心向学"为理由,开除了周文雍的学籍。
      周文雍离开"甲工"后,组织上安排他从事工运并在"新学全社"负责团的工作。1925年他参加中国共产党。1925年省港大罢工时,他被派到广州沙面洋务工会参加领导工作。一直坚持到罢工胜利结束为止。1926年初,他回到"新学生社"负责团的工作,并被为中共广东区委员会工人运动委员会的领导成员,成为当时广州工人运动领袖刘尔崧的得力助手。
     1926年夏,周文雍担任共青团广州地委书记。7月,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时,他把青年工人组织起来,成立担架队、运输队;在学生中成立宣传队、卫生队,与省港罢工工人一起。给北伐军以有力援助。
      1927年4月,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之后,广东的反动派也发动了"四·一五"反革命大屠杀。中共广东区委、省港罢工委员会、工会等领导机关均遭破坏,著名的共产党员肖楚女、刘尔崧、毕磊等多人不幸被捕或被杀害。周文雍也受到通缉。但他置个人安危于度外,仍然机警地坚持战斗,并受党的委托,接替刘尔崧,担任了广州工人代表大会主席。4月18日,中共广东区委领导重建新的中共广州市委,指派吴毅任书记。周文雍任组织部长兼管广州市各工会党支部工作。周文雍召集广州工代会所属工会的领导人举行会议,贯彻区党委紧急会议精神。制订了对付敌人猖狂进攻的斗争方案;并以区党委,团委。省、市革命工会、省、市农协,省妇协,新学生社等组织的名义。共同发表了《反抗国民党反动军阀残暴大屠杀的宣言》。提出了"打倒蒋介石和一切军阀"等口号。在白色恐怖笼罩下,党和工会的工作由公开转入秘密。周文雍遵照党的指示,与其他同志一起。把各工会的工人纠察队和会员秘密组织起来,建立广州工人的地下武装。
      9月间,反动头子张发奎从江西率领余部回到广东,他为了夺取桂系军阀在广东的地盘,暂时缓和了对工人群众的压迫,企图骗取工人的好感和支持。在这个新形势下,周文雍根据党的决定,将广州工人运动由秘密转向公开,重新打出旗号,鼓舞工人群众的斗志。10月间,粤系军阀混战,周文雍即召开广州工人代表大会,会议决定发动工人群众举行罢工。张发奎闻知工人将举行总罢工,当即撕下了假革命面具。10月19日,他派出军警逮捕了海员工会委员45人、省港罢工委员会委员30人,强行解散罢工工人纠察队。到处张贴禁止罢工的"公告"。广州又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,周文雍等决定改变罢工的计划和斗争策略。组织一支大约一千人的工人队伍,分成一百个小组,隐蔽分布,不动声色地给反动军警一个"罢工已经取消"的错觉,迷惑了敌人。10月23日那天,反动派竟无防范。深夜两点钟,周文雍按时下令,一千名工人立即从一百个地方涌上街头,汇成队伍,散发传单,高呼口号,游行示威。反动军警此时才大吃一惊,不知所措。这次罢工斗争,在广州工人中影响很大。
     汪精卫与陈公博等到了广州。准备把张发奎再打扮成"国民党新左派",以欺骗群众。省、市委决定彻底揭露汪、陈、张等的伪装,并把任务交给周文雍,周文雍组织被裁撤的铁路工人、火柴工人二千多人到东山葵园汪精卫公馆请愿。向汪提出了释放政治犯,恢复工人的工作、恢复工会活动等严正要求。汪清卫、张发奎暗中调集军警。在东皋大道口围捕工人骨干。周文雍为掩护群众撤退。受了重伤,与30多名工人工起不幸被捕。后来党组织机智地把他从市立医院犯人留医处营救出来。出狱后他一刻也不休息,更顽强地为准备广州起义而紧张地工作。
     同年11月下旬,在广州工农兵代表会议上。周文雍被选为"起义政纲起草委员会"委员,协助省委书记张太雷草拟起义政纲和口号。并被任命为广州武装起义总指挥部行动委员会委员,兼任工人赤卫队总指挥。
      12月11日凌晨3时30分,在张太雷、叶挺、恽代英、叶剑英、杨殷、周文雍,聂荣臻等领导下,广州工人阶级和革命士兵举行震撼中外的武起义爆发了。通过流血战斗,"广州苏维埃政府"诞生了。周文雍任人民劳动委员和苏维埃政府的教育部长。在党内的领导职务是中共广东省委委员。
      广州起义后第二天,反革命的各种力量,包括帝国主义在广州的海军、陆军,已经勾结起来,准备向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反扑。12月12日下午2时,张太雷(代理政府主席)开完工农兵群众大会返回总指挥部,途中突然遭到从大北门窜来的一队敌军的袭击,不幸中弹牺牲。这一天敌人多次向起义军阵地反扑,因众寡悬殊,起义军已处于守势。12月13日,敌人大量增兵,向起义军疯狂进逼。起义军总指挥部紧急命令撤出广州。周文雍带领一支赤卫队,奋勇死战,杀出一条血路,撤离广州。
      广州起义失败后一个月,周文雍从香港回广州,提前回广州的陈铁军把他接到"家"里。他们仍然假扮夫妻,找寻失掉联系的同志,以便加强组织活动。并准备在春节期间发动一次政治攻势,不幸除夕日在寓所他俩不幸同时所被捕。被捕后敌人强迫对他们严刑拷打,但是他们始终坚贞不屈。最后敌人强迫周文雍写自首书,他愤怒地拿起笔来。痛斥反动派的无耻罪行,并在墙上写下遗诗:
     头可断,肢可折,
     革命精神不可灭。
     壮士头颅为党落,
     好汉身躯为群裂。
     敌人无计可施,决定开庭判决。周文雍又利用法庭这个讲坛同敌人斗争,宣传革命真理。
     敌法官问:你是不是共产党员?
     周文雍:是!
     敌法官:你为什么要参加共产党!
     周文雍:为了全中国人民的自由和解放。
     敌法官:哪些人是共产党?从实招来!
    周文雍:全中国的工农都是,你去抓吧!共产党是杀不完的。
    当敌法官宣判他和陈影萍(陈铁军化名)死刑时,他俩神态自若,视死如归。敌法官问周文雍有什么要求,他提出和妻子陈影萍照一幅合影,敌人应允了,把摄影师带到监狱里来。他和陈铁军肩并肩站在铁窗下照了一张相,作为给党和同志们的永别留念。
     1928年2月6日,即旧历元宵节的下午,天下着毛毛细雨,寒风刺骨。敌人将周文雍、陈铁军从市公安局监狱押赴红花岗刑场。他们沿途慷慨激昂地高呼“打倒帝国主义!”“打倒国民党反动派!”“中国共产党万岁!”高唱《国际歌》,还向群众发表演说。群众闻声赶来,尾随刑车,形成悲壮的送别行列。英雄们昂首挺胸走向刑场, 仍不停地高呼口号。刽子手的枪声响了,周文雍中弹倒地以后,又顽强地支撑起上身,用最后的气力向群众呼喊着:
     “同志们!革……命……到……底!”


      职业生涯
      1923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,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曾任中共广东区委工委委员、广州工人纠察队总队长、中共广州市委组织部部长兼市委工委书记等职。
      陈铁军,原名陈燮军,广东佛山人,生于1904年3月。1922年春,陈铁军考入广州坤维女子中学初中部。1924年秋,她考入广东大学文学院预科。求学期间,为追求进步,铁心跟共产党走,她将原名燮军改为铁军。1926年4月,陈铁军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     大革命失败后,1927年10月,周文雍被选为中共广东省委候补委员,投入广州起义准备工作。陈铁军受党的派遣,装扮成周文雍的妻子,参与准备广州起义。1928年1月,周文雍当选为中共广东省委常务委员兼广州市委常务委员,再次与陈铁军回到广州,重建党的机关。1月27日,由于叛徒出卖,周文雍与陈铁军同时被敌人逮捕。在狱中,他们备受酷刑,坚贞不屈。敌人无计可施,决定判处他们死刑。在共同进行革命斗争的过程中,周文雍和陈铁军产生了爱情。但为了革命事业,他们将爱情一直埋藏在心底。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他们决定将埋藏在心底的爱情公布于众,在敌人的刑场上举行了革命者婚礼, 从而表现了大无畏的英雄气概。


      个人概述
     “头可断,肢可折,革命精神不可灭。壮士头颅为党落,好汉身躯为群裂。”这是共产党员周文雍被捕后在监狱墙壁上写的一首不朽诗篇。1928年2月6日,周文雍与在革命斗争中建立爱情的女共产党员陈铁军一起,在广州红花岗刑场举行了悲壮的婚礼,从容就义。

     生平经历
     周文雍,广东开平人,1905年8月生。
     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曾任中共广东区委工委委员、广州工人纠察队总队长、中共广州市委组织部部长兼市委工委书记等职。
     陈铁军,原名陈燮军,广东佛山人,生于1904年3月。
     1924年秋,她考入广东大学文学院预科。
     1926年4月,陈铁军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     大革命失败后,陈铁军受党的派遣,装扮成周文雍的妻子,参与准备广州起义。
     1928年1月,周文雍当选为中共广东省委常务委员兼广州市委常务委员,再次与陈铁军回到广州,重建党的机关。1月27日,由于叛徒出卖,周文雍与陈铁军同时被敌人逮捕。在狱中,他们备受酷刑,坚贞不屈。敌人无计可施,决定判处他们死刑。在共同进行革命斗争的过程中,周文雍和陈铁军产生了爱情。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他们决定将埋藏在心底的爱情公之于众,在敌人的刑场上举行了革命者婚礼,从而表现了大无畏的英雄气概。

     个人荣誉
     2009年9月14日,他俩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。

     婚礼
     周文雍、陈铁军:在敌人刑场上举行婚礼
     周文雍、陈铁军就义前合影
     周文雍、陈铁军就义前合影
     “我们要举行婚礼了,让反动派的枪声来作为结婚的礼炮吧!”
——————最震撼人心的婚礼誓言!
     背景
    ■在民族苦难的时期,有志的新一代追求的不是歌星、影星,而是民族的救星
     周文雍和他的爱人陈铁军,生长在近代广州这个濒洋背陆的特定环境中。来自西太平洋的台风侵袭神州时,这里首当其冲,西方入侵风暴恰恰也以这里为登陆点。无数的灾难伴随着英勇的抗争,当年的革命、暴动如同后来的改革。开放一样,均在此发出了先声。
     像周文雍夫妇这样的中华民族优秀儿女,当年站在这个东西方的交汇点上,虽然有“南风窗”的诱惑,但他们痛恨帝国主义、封建主义。不同思想和文化的碰撞,在广州激起绚丽耀眼的火星,也决定着那一代青年人的追求。
     现代许多年轻人讲“追星”,而在那个民族苦难的时期,有志的新一代追求的不是歌星、影星,而是民族的救星!
在中国革命的灿烂星空中,广州是一个掠过众多“明星”的区域——民主革命的两大伟人孙中山、毛泽东在这里均有光辉的足迹;国民党人的黄花岗、共产党人的红花岗, 都留下了近代史册上许多璀璨人物的姓名。
      在那人生难得遇到的革命暴风雨年代,冲决束缚的解放所产生的激烈碰撞,也会滋生非凡的热情,其中自然包括作为人生自由一部分的爱情。周文雍和陈铁军两位烈士的非凡情恋和婚礼,不仅当年为革命青年所景仰,也令今人为之动容。
故事
■周陈二人由假夫妻产生真恋情,在严酷斗争中来不及说破,始终保持纯洁关系
■狱中的周文雍吃了“妻子”送来的红辣椒,满脸通红如同发高烧一样说胡话,被人送到医院后,地下党马上派人将他抢出来
■叛徒傍晚带警察来抓捕,陈铁军搬动窗台的花盆发出信号。不幸的是周文雍未看见告警,跨进大门
1927年,“四一五”政变后周文雍在广州转入地下活动,因单身汉容易引起怀疑,组织上于8月间派陈铁军到他身边假冒夫妻。在“家庭”内,他们一直保持着纯洁的同志关系。对富家出身的陈铁军来说,穷学生出身的“丈夫”的忘我工作精神不久就吸引了她。11月间,周文雍在街头游行中被警察局逮捕,幸亏未暴露真实身份。陈铁军日夜悬心,以“妻子”身份探监时,偷偷送进许多红辣椒。周文雍吃后满脸通红,如同发高烧一样说胡话,经同监人大闹和事先疏通了狱医,监狱当局把他送人医院。地下党马上派人到医院支走看守的警察,将周文雍抢出来送回“家”中。因刑伤未愈,陈铁军像妻子那样日夜照顾,周文雍深深被感动。两人的感情发展到近似夫妻,只差最后一句话未说破。
广州起义第二天,长堤方向告急。警卫团的领导不会粤语,难以同工人协调,到指挥部要一名翻译。周文雍看看身边只有陈铁军可派,在枪炮声中两人面对可能的生离死别,只是深情地互道珍重而分手。当晚起义失败,两人分别都潜往香港,无数战友牺牲的悲痛和工作难题,又使这对恋人来不及再谈个人感情。二十天后,两人再度份作夫妻回广州,主要任务是联络失散的同志。回来仅半个月,因有一个被联络者是叛徒,他告密后于傍晚带警察来抓捕。当时在家的陈铁军听到动静,让同样是地下党员的妹妹从阳台逃走,自己留下搬动窗台的花盆发出信号。不幸的是,周文雍本看见告警,跨进门后,二人同时被捕。

■临刑前陈铁军大声呼喊:“就让国民党刽子手的枪声,作为我们结婚的礼炮吧!”
周文雍被捕后,警察局局长朱晖日亲自提审。他见周文雍毫不动摇,下令用“放飞机”、“坐老虎凳”、“插指心”等酷刑逼供。周文雍几次昏厥,醒后仍坚不吐实。陈铁军受审时面对威胁利诱也毫不动摇,只关心“丈夫”的情况。敌人恼怒之下,决定公开处决这对“共产夫妻”。
周文雍在广州名气很大,广东军阀公开审判时为掩盖拷打痕迹,为他脱下血衣换上半旧西装。法庭问他有什么最后要求时,周文雍毅然回答:“只要求和陈铁军同志一起照张相。”留下的这张照片上的周文雍大义凛然,只是手势不正常,显然是受刑后造成的结果。陈铁军则披着四五尺的宽围巾,呈现出一副安详的样子。国内许多同志看到报纸上的这张照片,为之深深感动。
拍照完后,周文雍、陈铁军被解往红花岗刑场。开枪之前,面对大批围观的百姓,陈铁军大声呼喊道:“我和周文雍同志假扮夫妻,共同工作了几个月,合作得很好,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但是由于专心于工作,我们没有时间谈个人的感情。现在,我们要结婚了。就让国民党刽子手的枪声,作为我们结婚的礼炮吧!”此时周文雍仅23岁,陈铁军24岁。

 

  

上一篇:司徒美堂 下一篇:自力村村落

版权所有 开平市文物局
All Rights Reserved 2016.Copy rihgt by Kaiping Cultural Heritage Bureau
开平市互力数码科技工程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
备案编号:粤ICP备14000733号 网站标识码:440783005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