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 为 首 页  收 藏 本 站  
首  页 党务公开 政务公开 政策法规 网上办事 文物动态 文物景点 名人风采 网上博物馆
梁湘
点击数:2572次 更新时间:2016-10-24 10:55:15

   

 

     梁湘(1919 11.06 - 1998 12.13),1919年11月生于华侨家庭,广东开平人,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。他是第五至七届全国人大代表。1936年年仅17岁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曾任中共中央党校教务处副主任、中共辽宁省西安县工委书记、西安县县长、中共沈阳市区委书记。1937年,不到18岁的他,不顾母亲的反对毅然徒步奔赴延安,之后在烽火连天的岁月中出生入死。在深圳创建过程中,以梁湘的仕途起伏最为波折, 他被称为创建特区最苦时期的“苦官”。他于1998年12月13日0点10分在广州病逝。


    个人生平
    1919年11月6日梁湘出生在广东开平县月山镇博健乡会龙里。
    1926年7岁入私塾,入读开平公益埠县立小学和博健小学。
    1936年年仅17岁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曾任中共中央党校教务处副主任、中共辽宁省西安县工委书记、西安县县长、中共沈阳市区委书记。
    1949年后,1955年1月至1964年8月任广东省广州市副市长;
    1964年8月至1972年11月任中共韶关地委副书记;
    1972年11月至1977年6月任中共广东省广州市第三届委员会书记处书记(副书记);
    1977年6月至1981年2月任中共广东省委常委、中共广州市委第二书记;
    1981年2月至1981年10月任中共广东省深圳市委第一书记;
    1981年10月深圳市升格为副省级市,并成立中共深圳市经济特区委员会常务委员会,仍由梁湘任书记;成立深圳经济特区人民政府,梁湘任市长。
    1981年10月至1985年8月任中共深圳市委书记、市长;
    1985年8月至1986年5月任中共深圳市委书记;
    1986年5月至1987年9月任广东省顾问委员会副主任;
    1986年,成为《半月谈》杂志的封面人物,被推举为全国十大新闻人物之一;
    1987年9月至1988年4月任海南建省筹备组副组长;
    1988年2月任中共海南工委副书记;
    1988年4月至1989年9月任中共海南省省委副书记、海南省第一任省长。
    1989年9月14日被撤销中共海南省委副书记、省委常委、委员和海南省省长职务。
    1998年12月13日0点10分在广州病逝。


    人物轶事
    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
    《南粤之子》一书中记录了这样的一个故事:1981年夏天,国画大师刘海粟来深。他对梁湘说:“你梁湘在深圳特区率先推行市场经济、引进外资,搞好了也会有人说你走的是复辟资本主义道路,假如你把深圳搞糟了,更会有人说你复辟资本主义!反正一顶大帽子正等着你去戴哩!”梁湘答道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,只要为党立功问心无愧,我什么都不怕,千秋功罪,让后人评说吧!”
    轮椅背后的故事
    梁湘晚年坐过的轮椅,轮椅是由梁湘晚年的医生杜克义教授捐赠的。
    杜教授是改革开放后来深圳工作的,自认为是梁湘改革的受益者,刚来深圳时他还想如果能亲眼见到梁湘就好了。1994年前后,梁湘在深圳市福田医院住院,杜克义没想到自己成了梁湘的肛肠主治医生,在梁湘治病的四年中,两人建立了很好的私交。当时医院给梁湘安排了一张轮椅,一用就是四年,梁湘个子高,当时体重超过80公斤,轮椅旧得很快,梁湘也没想到换,轮椅上的帆布破了的地方,梁湘的夫人用针线缝好继续用,后来杜教授为了纪念梁湘收藏了这张旧轮椅。
    银行贷款
    那个仍处在计划经济的年代,国家规定“买酱油的钱不能用来买醋”。而梁湘“斗胆”拍板,要把“死钱用活”,自己担保,向银行贷款,把当时只能用来办工业的贷款搞了基建,这种被认为“透支”的方式遭到内部通报批评。挨了批的梁湘没停住脚步,他跟相关人员说:“你们大胆办下去,如果错了,要追究责任,由我来负责!”
    1985年1月起,全国推行梁湘的做法——全国各地的基建投资由原来的国家拨款改为向建设银行贷款。
招兵买马 筑巢引凤
    梁湘主政深圳之初,所拥有的将相兵马才仅有2000余人,宝安县仅1名工程师。梁湘让当时的省委组织部副部长、市委常委刘波上广州弄几百人来,但没人愿意。之后深圳筑巢引凤,出台七条优惠政策。希望通过住房、工资、户口等方面的优惠笼络人才。
离职讲话
    1986年5月22日上午梁湘在市委大楼全市局以上干部大会上的离职讲话:“如果必须生一千次,我愿意生在这个地方;如果必须死一千次,我也愿意死在这个地方”
    我首先表示完全拥护中央和省委的决定。当然此时此刻我的心情也很不平静,原因很多。我是很高兴很放心的。有人曾经问我,深圳最大的特点是什么?我说:是年轻。著名诗人艾青来深圳时写有这样一段诗:“这里是年轻的特区,年轻的城,年轻的事业,年轻的人。”胡耀邦同志1983年视察深圳时也说:“英雄出自少年郎!”现在,我们又看到大批优秀的中青年干部充实到领导班子来,这是我们党的事业后继有人、兴旺发达的表现。我已经是超期服役的年龄了,退下来,让年轻同志接轨,长江后浪推前浪,这是历史的必然规律。
    遗嘱
    最后要说的一点,就是我个人今后的打算。我虽然退居二线,但我要做到“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”,因为共产党人讲的是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这也是共产党人应有的本色。当然,我在深圳工作了五年多,对特区的一草一木、一山一水都有感情,对我们一起艰苦奋斗的同志更有感情。因此,我还是留在这里,定居在这里,我时刻关心着特区的每一个发展,每个变化。还希望市长同志给我一个户口。另外,在我未去之前,就此先立下遗嘱,死后我的骨灰安放在梧桐山(李灏插话:梧桐山有幸埋忠骨!),我要面向世界,看到中国的未来!智利大诗人聂鲁达不是有这样一段诗吗?“如果必须生一千次,我愿意生在这个地方;如果必须死一千次,我也愿意死在这个地方”。现我就借用这段话来回答同志们对我的关心。
至于今后的生活,我要在这里潜心读书,因为过去实践得多,学习时间太少,所以,在有生之年还是要好好读书,特别是有关经济学方面的。根据特区的经验,很好地研究一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。还准备到内地、特别是沿海开放城市走一走,看一看,搞些社会调查,吸收他们的经验,这对研究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有很大帮助的。


    人物评价
    邓小平认可梁湘功绩
    1984年1月24日,邓小平第一次南巡视察深圳,下榻深圳迎宾馆桂园别墅。随后的几天,邓小平果然只看不说。但是,在视察途中,他却不住地询问。直到1月26日邓小平离开时,他也没有给深圳留下只言片语,当时,深圳人真的有些不安了。后来,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传到深圳,当年2月1日,大年三十,小平在广州写下“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,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”。深圳迎宾馆6号楼大厅墙上,一直将这个题词挂到现在。
“在深圳真正打开局面的,是梁湘。”原广东省领导刘田夫对媒体坦陈。
    1986年梁湘成为《半月谈》杂志的封面人物,被推举为全国十大新闻人物之一。
    梁湘被称为创建特区最苦时期的“苦官”。
    梁湘之子梁明他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,刚来时住在铁皮屋里。那时候的深圳只有一条200米不到的街,上步就已是郊区。晚上开会看文件只能躲在蚊帐里,因为蚊子太多。来一年就累得住进医院”。


    为政举措
    他是改革开放最早的试水者,也是一场世纪大变革的牺牲者。他是特区政府第一任市长,抱着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决心”来打深圳,是深圳人永远怀念的“拓荒牛“。
    思想解放,开拓创新
    回溯到28年前的特区初立,“思想解放,开拓创新”仿佛就是她的空气,充盈时精力充沛,缺失时顿陷委靡。梁湘、袁庚等先辈们在荆棘丛生的大地上躬身前行,用智慧、勇气和担当,挣脱束缚,打破樊篱杀出了一条中国改革开放的血路。自1979年,“空降兵”袁庚“用晚年政治生命”换来“蛇口这个试管婴儿”诞生;到1981年梁湘“破釜沉舟背水一战”,顶着“变天论”让特区变模样。历史用“敢闯敢干,敢为天下先”为深圳这座城市的气质做了最好的注解。之后数年,特区在种种非议与责难中,历经着前进、徘徊,又前进、再徘徊的螺旋。在中国改革开放30年、特区成立将满28年之际,在财富的积累日益厚重之后,早年那“宁可掉帽子”也要主动改革的先锋之气已渐失。
顶着主权帽子招标
    特区的每一步都是艰难的。而梁湘总在无畏的一路逆风前行。深圳的第一座高层建筑“国际商业大厦”,这个53层高的楼是深圳特区当年第一座高层建筑。
    1981年夏天,梁湘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这座大楼的施工。省建工部门把大楼的施工任务分配给了省内一家建筑公司,但这家公司漫天要价,而且不到一星期就涨价三次,它还按老办法要特区提供基建材料的供应指标等。双方本谈好两个月,已经打好桩的工地上青草已长了很高,施工却仍未开始。梁湘闻此,大为恼火。“我就不信没有张屠夫,我们就要吃带毛猪?”他跟同事商量后拍板借鉴香港经验在基建工程中面向市场公开招标。这样的创举等于把省里上级部门手中的权给弄没了。在那个年代这简直是在“八级大风中顶风行船”。
    梁湘深知他面对的是一场什么样的困难,但他不肯后退半步。他鼓励同事“改革是一场革命,不改革就没有特区的前途。谁要阻挡特区改革的道路,就把谁撤掉!”不久,省基建部门负责人陪同国家建委一位副主任来到深圳特区,这位负责人对特区建设提出了8条意见,称不准对港澳公司招投标,这是“主权问题”。
    梁湘站起来讲了一番话:“竞争促改革,竞争促进步,不管省内还是省外,谁能干就该谁来干。特区要率先改革,就得让省外的基建队来参与投标,请港澳的建筑公司进入特区投标。什么叫国家主权?大家都清楚,请别拿大帽子吓人!”这就是梁湘的性格,虽然60多了,却依然生猛。老一辈的人今天想起这些还觉得很过瘾。
    顶着变天论建特区
    在梁湘离开深圳领导岗位十年之后,深圳发展的基础基本上还是梁湘和他的战友们用巨大的手夯实的。
    深圳特区应该办成什么样子?这在当时谁也不清楚,也没有先例可循。当时有意见认为是办一个封闭式的加工区或办一个“自由贸易区”,但范围不要超过两平方公里。在特区不知驶向何处时,梁湘用行动回答了特区的发展方向问题,在深圳建立了市场经济的框架。对深圳经济发展提出“三个为主”。即产业以工业为主、资金以引进外资为主、产品以外销为主。但深圳一系列的变革换来“变天论”。“深圳除了九龙关门口仍挂着五星红旗,一切都已资本主义了”,有人说“姓梁的把国土主权卖给了外国人”。一位从未来过深圳的老同志,听说深圳“变天”的消息,竟号啕大哭,认为“流血牺牲几十年,一朝回到解放前”。
    1981年11月前后,中纪委派来了调查组。不久,北京有人发表文章《旧中国租界的由来》。然而,梁湘不为所动,仍请来了境内外逾百专家对刚刚拟出的《深圳经济特区经济发展的规划大纲》进行评议。1982年2月3日,《深圳市社会经济发展规划大纲》印制。这份珍贵的文献成了后来深圳的近十年的实践大纲。
    1982年1月,中央领导同志约见国家计委负责人,当年4月,北京还专门召开了有关深圳的会议,“仍然应该坚持计划经济”的论调,让人开始怀疑特区还会不会继续的担心。直至1984年1月29日,视察了深圳的邓小平为深圳特区题词:“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,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。”梁湘才渡过险滩,再次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。

  

上一篇:陆军上将邓荫南 下一篇:张德能

版权所有 开平市文物局
All Rights Reserved 2016.Copy rihgt by Kaiping Cultural Heritage Bureau
开平市互力数码科技工程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
备案编号:粤ICP备14000733号 网站标识码:4407830057